亦勾勒出百年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史

  1936年的江村调查,是费孝通一生探寻“中国方案”的起点,他的《江村经济》一书向世界讲述了“中国乡村社区的全部生活”,深刻探究传统文化在西方影响下的变迁,成为中国本土化研究的典范。江村之变,可作乡土中国八十年变迁的缩影。几千年农耕文明养成的乡土中国,欲从农耕、保守、封闭、礼治的传统形态转换到工商、进取、开放、法治的现代轨道,何其艰难?费孝通的一生著述,是一笔特殊遗产,如果确定一个总题目,“乡土中国的现代出路和现实途径”可作首选——农业文化和工业文化如何替易?面对乡土社会的损蚀,乡土还能重建吗?城市化怎样避免西方国家经历的社会震荡、农村凋敝、农民流离失所的代价?

  既发挥出书话体“真性情、真见识、真故事”的自由精神,重现费孝通起伏动荡的生命记忆,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理想国出版的《探寻一个好社会:费孝通说乡土中国》,天下大同”思想。书中首次发表费孝通的《对“美好社会”的思考》一文手稿,美美与共,作者张冠生曾为费孝通做助手,

  

亦勾勒出百年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史

  也呈现出重回历史现场之亲闻、亲历、亲见的独有魅力。亦勾勒出百年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史。他所著的《探寻一个好社会:费孝通说乡土中国》全书以闲适的书话体重述费先生心路、学路、思路与书路,这是费孝通一生探寻心得的浓缩,一段段尘封已久的书话,也是中国学者首次就“重释美好社会”议题向世界发言,系统阐释“各美其美。美人之美。

  费孝通曾说,自己一辈子只写了两篇文章,一篇“农村”,一篇“民族”。大时代里的一介书生,在外界巨变与历史动荡中力图持续内心的写作,其终极求索,是探寻社会如何能更好。

  费孝通少年早慧,青年成名,暮年得道。其早年心志一以贯之,直达生命终点。那些在岁月中轻轻翻动的泛黄书稿,带我们回到行行重行行的田野调查现场,体味瑶山惨剧的恸殇时刻,师友的恩情与离散,耄耋老境中的真诚反思……大时代里的一介书生,在外界巨变中力图持续内心的写作,其终极关怀是对美好社会的思考和探寻,是乡土中国的现代出路和现实途径。

上一篇:30多年来已累计向社会公益事业捐赠60多亿元
下一篇:9月28日21时16分